联系我们

电 话:13507314068

邮 箱:864820920@qq.com

传 真:0731-56180498

地 址:长沙灰汤温泉国际旅游度假区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关于我们 > 灰汤杂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灰汤杂技 在钢丝刀尖上舞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以来,灰汤温泉以神水之乡享誉中外。其实,灰汤不仅仅有优质的温泉,还是全省闻名的杂技之乡。7月1日晚,灰汤镇举行庆“七·一”文艺汇演暨“一镇一品”民俗文化展示活动。随着激昂的音乐,两个演员身穿旱冰鞋做出“凌空飞翔、刺激大转盘”等高难度动作;男演员躺在台上,以双足蹬起梯子,女演员运用柔软的身躯在梯子中间表演一个个美妙的动作。《双人柔术》、《冰上芭蕾》、《登梯》等三个闻名遐迩的灰汤杂技表演技惊四座。

  观赏完节目后,记者慕名采访了市曲艺家杂技家协会成员、灰汤第二代杂技传人、梦雄杂技艺术团团长肖学东。

  源远流长 灰汤杂技起源于明清

  肖学东向记者介绍,灰汤是有名的杂技之乡,灰汤杂技起源于明清,具有悠久的历史。肖学东说,提到灰汤杂技,就不能不提到这一带的开山鼻祖,也就是他的杂技启蒙老师周宜胜。周宜胜是灰汤狮桥村民,上个世纪50年代拜南县田姓艺人为师学习杂耍和魔术技艺,学成回乡后先后传授于胞弟周宜伏、堂叔周学良等人,在民间进行无偿表演。上个世纪50年代后期,周氏兄弟等一些游散艺人为贺寿和节庆在当地或湘乡、娄底等邻县、市进行表演,由于行装轻便,易于接待,所以杂技杂耍较花鼓戏更为群众所接受,曾于上个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风行一时,从而当地一些青年农民自发拜周氏兄弟学习杂技杂耍技艺(或玩乐或谋生)。先后有陈氏、张氏、唐氏等家族学艺并传授于兄弟姐妹,因此在灰汤便涌现出了一大批杂技艺人。文革期间,魔术曾一度被认定为骗术而被封杀。杂技也只能在大队或公社的宣传队演出,而宣传队大都以其他形式的文艺表演为主,杂技便日渐萧条。

  改革开放以后,文艺得以复兴,随着文艺的解放和传统戏曲的恢复,杂技艺术也日渐走向市场。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周、陈、张几家分别组建杂技团队,先在当地和邻县乡村演出。沿海城市开放以后,灰汤众多的杂技团便纷纷走进广东、福建一带,主要为农村演出。当时灰汤杂技艺人有几百人巡回于沿海几省,深受当地群众欢迎,一个杂技团一年演出好几百场,收入颇丰,因而“灰汤杂技”便有了较大的影响。

  到上世纪90年代初,灰汤杂技在沿海一带巡回演出,生意十分红火,演艺人员收入较高,因此灰汤乃至枫木桥、老粮仓、偕乐桥一带,一些具有杂技、杂耍技能的人,纷纷申请组建演出团队,到沿海一带进行商业演出。当时灰汤、枫木桥一带登记备案的杂技团队有30余家,从艺人员近1000人,使灰汤杂技得到了较好的发展与传承。

  进入2000年以后,因演出市场日渐滑坡,演出收入急剧下降,部分杂技艺人到外另谋职业,部分艺术团队合并或自行消亡。仅存一部分团队约300余人仍然在广东、广西、福建一带,巡回演出和跑场子演出,这些团队的演出仍保留了灰汤杂技的艺术风格,使灰汤杂技仍然后继有人。肖学东说他就是这一部分人中的一员,他是2003年返回长沙,并一直坚持带团从事灰汤杂技表演的。

  历尽艰辛 练就“九龙闹海”绝艺

  1975年4月,肖学东出生于我县灰汤镇,从小就很喜欢看杂技表演,但直到1993年,才开始跟灰汤著名的第一代杂技传人周宜胜学艺。说到学习杂技的初衷,肖学东说除了喜欢外,就是看到当时表演杂技的艺人很能赚钱,收入比种田和打一般的普工要强得多。

  因为从小在杂技之乡成长,耳濡目染之余打下了很好的基础,肖学东学艺一个月就可以登台表演一些简单的魔术,从此走上杂技表演之路。开始的几年,跟着做杂技表演的舅舅到各地进行流动性表演,后来,慢慢自己组织一些人,以艺术团形式进入全国各大酒店、歌厅表演。2003年回到长沙,带着团队继续参加一些农村、城市的演艺活动。

  鼻子拉汽车、赤脚走玻璃、下颌顶起十多张长凳等,这些常人匪夷所思的事,肖学东都能做到。但当记者问到他学杂技的辛苦和艰难时,肖学东说他最难忘的是学习“九龙闹海”,也就是将9根针针头对准咽喉,针尾对准嘴巴的方式逐一放入口中,然后用右手将嘴里的白线慢慢拉出来,9根银针逐一脱口而出,并且以几乎相等的距离全部穿在那根线上的历程。肖学东说,杂技作为一门表演艺术,一个杂技艺术团要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和赢得一定的市场,没有几个惊险、难度大的看家节目是不成的。

  为了学会“九龙闹海”这门绝活,肖学东吃了不少苦头。苦练几个月吸气、吐气基本功后,他才开始在嘴里练穿针,开始是穿一根。第一次练习时,只要几秒钟便可完成的动作他足足花了二十多分钟,“太紧张了,担心针吞下去出不来。”此后,他每天重复练着。针的数量也慢慢增加,一根、二根……不过有次吞针时意外发生了,他一口气吞下9根针,由于一时分神,在吐出4根后,其他的针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了,最后动手术才将银针取出。“太危险了,有时真不想练了。可又不甘心,毕竟吃了不少苦,放弃了太可惜。”他又硬着头皮练,吞过的针有近万根。4年过去了,他终于可以娴熟地穿上9根针了。肖学东说,用舌头把线头从针鼻里一根一根穿过去,是真功夫,除了口腔器官的技巧外,表演时的心理状态也十分重要。“要沉得住气,尽量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。不经过苦练,肯定是做不到的。”肖学东特别强调,观众和读者不要轻易模仿,以防意外。”“杂技演员要承受的疼痛永远是常人无法想象的。”肖学东十分感慨地说,

  值得一提的是,肖学东的妻子也是杂技演员,两个人是在杂技团一起共事的时候认识的,因为共同的爱好而结成连理。现在,他们的儿子肖爱祺13岁了,也是一名杂技爱好者,从小就特别喜欢看父亲表演,也跟着父亲学了几招,6岁时就在学校文艺演出上表演魔术,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高度夸赞。

  创新与传承 助推灰汤旅游大发展

  “灰汤杂技”最早兴起的具体年代已无法考证,自50年代周氏兄弟从事杂技表演并传授杂技技艺开始,灰汤地区曾先后有陈春佑、张雪连、唐爱香、周少平、周文连、周继先等两代杂技艺人从事杂技表演。上个世纪80年代灰汤地区杂技表演团队兴起,杂技演出市场繁荣,政府文化主管部门为了扶植杂技艺术的发展,曾多次举办杂技汇演、调演和评比演出。

  灰汤杂技属于一种民间艺术形式,它表演风格惊险、刺激、滑稽、搞笑,演出形式简便直观,深受大家喜爱。灰汤杂技表演的主要节目除借鉴移植外地一些,如走钢丝、椅子、蹬技等节目外,灰汤杂技艺人在长年的演出实践中创作、排练了自己的节目。如武术杂耍、双人刺喉、空中咬花、软体滚杯、头顶千斤、空杯来酒、双人顶碗、口吐金龙、轻功踩蛋、钢针穿身等。“在‘南派’杂技中,灰汤杂技比较有名。”肖学东说,“和北方较有名的河南杂技比起来,灰汤杂技更加奇特、惊险、刺激,并且在传统杂技的基础上不断创新。”

  创新是艺术的生命,对于杂技更是如此。作为长沙市杂技家协会会员的肖学东,正是一位既善于学习又善于创新的杂技艺术家,20年来经他的手创新的杂技节目有十多个。多年来,肖学东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,看到或想到什么能吸引人的“节目”,就会去练练。赤脚走玻璃渣,也是他看到别人表演后自己摸索出来的节目。最初,他打算用松香“冒充”玻璃。买来20斤松香加热熔化倒入模具中冷却,再倒出来敲碎。踩上去后,脚确实没受伤,可“玻璃”却全“受伤”碎了。后来,他又想了个办法,用工具将玻璃块的锋角磨掉,但还是不行,因为一眼就看得出来那是“特制玻璃”。最后,他只得“真刀真枪”地练起来。一年多后,才得以成功。

  “杂技艺术要创新和得到进一步的传承发展,思想观念必须转变,体制机制必须突破。需要有新的经营理念来指导艺术生产,认真研究演出市场,细分目标观众群,根据观众的欣赏口味创作构思,将杂技技巧融入各类表现手法中,赋予其不同的文化内涵。”最后,肖学东对记者说,20多年来,他一直致力于灰汤杂技的发展工作。面对杂技如今的现状,他迫切地希望政府能给予扶持,加大对灰汤杂技的包装、策划、推广力度,让灰汤杂技真正成为一个地方民俗文化特色品牌,长远地发展、流传下去。

  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,灰汤镇镇长孙勇向记者介绍说,目前,在宁乡县推行的“一镇一品 欢乐乡村”民俗文化工程建设中,灰汤镇选择将杂技的趣味性和泡温泉结合起来,让来灰汤的游客不仅可以享受泡温泉带来的舒适,还可以领略杂技等灰汤传统文化的风采